搜索
媒体中心 / 新闻中心
葛剑雄:面向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海洋 2017-09-10 09:09

 

QQ图片20170907164952_副本1.jpg

孔子当时曾经说过,“道不行,乘桴浮于海”,这说明两千五六百年前的中元人,山东人对海洋已经不再陌生,像孔子这样的学者、政治家、教育家,他已经把到海外的发展作为自己未来可能的选项。到了秦始皇的时代,今天的史料中间已经很具体的记载,他们不止一次的到海上去。去探求他理想的境界及追求他的永生。同时产生了徐福的东渡,尽管我们今天对徐福究竟到了哪里,产生什么结果还是有不同见解。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它就是代表了一次有计划,有组织的大规模的移民。并产生了非常巨大的影响。


    公元前154年山东半岛上爆发了吴楚七国之乱,当时著名水利家王景第八世祖先王仲从琅邪“浮海”到了朝鲜半岛,并且从此在那里定居。到了公元399年,西安到印度取经的高僧法显经历30多国以后,公元414年由海路回到中国,登陆的地点就在山东崂山。隋唐期间日本的遣隋遣唐史一批批来到中国,其中一些人是由于波涛倾覆葬身大海,但是他们前赴后继代代不竭。


    公元753年,鉴真和尚第六次东渡成功,第二年到达日本的平城京今天的奈良,终身在日本弘法传经。
    另外不少学者高僧到唐朝来,比如828年圆仁和尚入唐求法并且留下了具体记载,在中日两国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直到明朝的时候,山海关以外的辽东地区它的行政上面都是归山东管辖的。主要是因为有便利的海上交通。


    在文化的传播上面,箕子避地朝鲜早就有了明确的记载。汉武帝的时候朝鲜建立了四个郡,四个有效的行政管辖。据当时学者研究记载,这些地方的方言跟中国大陆北方燕国地区那是完全一样的。日本早期的历史是见于汉文记载,见于中国的史书,比如汉武帝征服朝鲜以后,已经有三十多国派使者跟汉朝来往。比如史书里记载了大倭王居住的地方是邪马台国。公元57年光武帝赐给日本国王的金印现在汉倭努王的印早已在日本出土,现在保存在日本的博物馆里面。公元二世纪后期据史书记载倭国大乱,有一女子名叫卑弥呼,大家立她为王,这一史实得到日本史学界公认,很多学者进行这方面的研究。


     中国文化的传播,在东亚形成了汉字文化圈。这些国家和地区长期通行汉字,朝鲜历史上长期以“小中华”自居,他们不但学习中国文化,而且丰富发展了中国文化,如从朱熹的朱子学在朝鲜发展为退溪学。他们保存了在中国由于种种原因已经不复存在的文化。比如说清兵入关以后,要求中国明朝的汉人统统易服稚发,但是朝鲜坚决抵制。所以今天明朝以前的服饰完整保存在韩国,今天祭孔的仪式我们原来保存的是清朝的,但是韩国还保存着明朝以前的。重新为中国所引进。日本历史上曾经一度全面唐化,学习唐朝的礼仪制度,模仿唐朝首都在日本建的这样的样本的城市有好几个。日本也保存中国文化,有的在中国已经早就失传,明治维新以后中国的外交官学者在日本找到了在中国已经失传的宋朝的典籍。拿回中国以后重新出版,使这些瑰宝在中国重现光彩。


     到了近代日本首先用汉字翻译了大量的西方词汇,其中大多数已经为中国所接受和运用。就是我们今天讲的海上丝绸之路这个概念,首先也是由日本学者提出的。既然古代东亚的海洋曾经传播文明,曾经便利的用于经济交流。中国人的航海的足迹在公元初已经到了今天的斯里兰卡,已经郑和的船队已经到了东非,但是为什么海洋长期没有得到重视。到今天特别是近代以来,东亚海洋成为西方列强争夺的地方,中国退回到了闭关自守阶段,当然这里面有外因,但是中国自己也应该反省这一段历史。


    中国长期的观念认为自己是处在天下之中。一直没有建立起一个全球的概念,世界的概念。一味的坚持华夷之辩。即使历史上号称最开放的汉朝和唐朝,还是开而不放传而不播。所谓开而不放,即一方面允许或者欢迎外族外国的人到中国来。比唐朝长安差不多聚集一半的外国人,但自己的国民不鼓励甚至严格限制他们走出去。文化也是传而不播,对中国来学习的外族外国人,的确认真的传播,但是从来没有主动走出国门。自己的文化展示传播到外国去。


    甚至在国内对少数民族地区也长期不传播自己的文化。另一方面中国古代发达的经济,有意的地理条件又使大家产生一个错觉。那就是天朝无所不有,无需仰赖外人。一方面中国提倡勤俭俭朴,但另一方面又强调不贵奇技淫巧,中国历史上没有形成正常的对外贸易。


    由于科学技术和生产力的限制。长期以来对海洋的观念只考虑到它渔盐之利,不可能了解到它本身真正的价值。另一方面,由于近代以来,中国基本没有受到来自海洋的威胁,当然也就不可能或者没有必要去重视海洋的发展,重视海防。到了近代由于殖民主义,帝国主义掠夺和侵略,更造成了对海洋一味的防范,闭关自守。


    这一切都将或者已经成为过去。“一带一路”伟大的战略,开创了中央海洋的新时代。现在东亚的造船能力,港口设施已经走在世界的前列,或者已经是世界第一。东亚的海洋还具有广阔的腹地,有强劲的经济文化,社会的支撑。东亚的航运产业,东亚的渔业,以及东亚本身的海洋资源,都在世界居重要的地位。所以通过“一带一路”推动经济的全球化,合作共赢就能够以海洋为载体,结成利益共同体。在这个基础上,文化的传播应该遵循文明互建的原则。那就是不同的文明,不同的文化应该相互借鉴。像已故学者费孝通所指出的,应该是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所谓天下大同,就是结成命运共同体,在文化上面多元的发展,共存共荣。本着这样的信念,我们完全有理由迎接东亚海洋共同的未来。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作者系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委,复旦大学教授,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


 


联系我们
网站技术支持:青岛城市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鲁ICP备14005546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