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媒体中心 / 新闻中心
陆忠伟:“一带一路”的金融大流通问题 2017-09-09 19:09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原院长陆忠伟作主题演讲_副本600.jpg

    我个人认为,深化币缘合作是促进“一带一路”政策落地的重要杠杆,没有货币流通的路与网,就不会有产能、贸易、投资的通和连。所以我想就“一带一路”的金融大流通问题谈几点看法。


    第一点,应该树立以资本思维超越产业思维的观念,推动沿线参与的国家金融的大流通。原因在于,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投资的缺口每年高达1万亿到1.5万亿美元,一些南亚的国家、东南亚的国家基本建设支出的GDP占比不到3%或者5%,这些国家资本耐性不足,缺乏资本积累所需要的工业、出口和储蓄机制,所以没有外部的金融活水滋润以及流通顺畅的金融体系,“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产能合作、能源合作就是无源之水。迄今为止,“一带一路”政策推出的旗舰项目、关键项目离不开地缘、币缘、物缘三大关系,换句话说这些项目都兼具战略属性、金融属性和商品属性。比方说高技术产品既是技术密集型项目更是资金密集型的项目,这一类重点项目要走出去,必须有一个弹性强、精准力大、具有开创性的金融服务配套。有鉴于此,我个人认为“一带一路”政策的推进要树立唯产能又不唯产能、唯能源又不唯资源、唯资金又超越资金的思维。三年以来中资银行在“一带一路”沿线的26个国家设立了62家一级的分支机构,他们致力于通过资金的传感器变压,变储蓄实水为长期资本,助推产业与能源合作。从金融能源的合作趋势来看,中国在给沿线发展中国家提供长期资金的同时,应该促进沿线国家和中国资本市场的相互融合。


    第二点,应该涵养大国金融思维,建立以及完善多元化、普惠性、政策性的金融机制,为“一带一路”政策的实施提供一个可持续的保障。金融行业的走出去也就是金融的国际化战略,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的金融机构它既面临为“一带一路”政策服务的客观形势所倒逼,但是它又应该主动施策,对照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思想,在全球经济治理理念、金融资源的趋于配制、投资文化熏陶等方面与时俱进。具体来讲,凡是参与“一带一路”项目的金融机构,不论是运作国家资本还是商业性的运营,都应该上好大国金融必修的文化课,涵养大国金融意识。例如,作为大国金融的标配,在促进“一带一路”建设这个方面,除了金融大动脉之外,还应该有微细血管,就是说应该要量身订作政策倾斜、专业性、政策性的金融机构,推进面向小微企业的贷款。比方说,在金砖国家的开发银行之内,是否可以设立面向小微企业的专项基金。


    第三点,树立系千家利益的共享思维,为沿线的金融弱势群体提供服务。大国金融的主要内涵之一,就是要以全球治理思想,突破狭隘的本国第一思想,加强和沿线国家的币缘合作,这是对战后发达国家掌控多边和区域性金融机构的有效补充,它有助于推动中国的贸易引领、外汇储备,它有利于纠正传统的开发模式不合理贷款机构,为国际资本市场带来新的动力。更重要的是,除了缓解沿线国家的资本不足之外,中国30多年的治国理政经验也可以提供教学的模型,比方说以PPP为代表的开发性金融模式,以自助银行、移动支付代表的数字金融模式,币缘农村信用社合作改革为代表的普惠金融模式,以及精准扶贫的共同致富模式。不论是对银行网点稀少、贫困人口多的发展中国家适用,消费市场的无现金流通模式对发达国家也有借鉴意义。


    第四点,树立官民并举、多边双边并行的合作思维,扭转开发援助和单向出资的思维。“一带一路”政策不是大规模的对外援助政策,迄今为止中国和沿线国家的产能和金融合作,首先是以企业为主题,国开行、丝路基金为缓解金融意志而先期投入了资金推动。比如中巴经济走廊的种子基金主要来自于官方,对企业行为产生了积极影响,但商业性银行受到政策指导,按照市场规律运作,金融的“一带一路”也应该逐渐完善,它将有助于激活区域性的金融合作。比方说扩大双边的本币互换,使之能够尽快从贸易结算再上台阶,支持沿线国家间的投资。金砖国家已经在向这个方向迈进,此外应该逐步地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增加发行熊猫债,建立以及扩充应急储备安排,以便在世界经济总体需求减弱之际能有效地抵御大宗商品的波动。在双边范围,最近中国和巴西已经建立了扩大产能的合作基金,规模达到200亿美元,今后应该引导建立更多的同类资金。在沿线国家还应该发行“一带一路”的项目债券,吸纳当地的私人资本也不失为好办法。


第五点,是要以长线思维兼顾短线思维,大深远的项目兼顾短平快的项目,高大上的想法兼顾小确幸的活法,使“一带一路”项目成为既好看又好吃的一盘中国菜肴。基础设施建设周期长、回报慢、融资难,但是沿线不少国家受到周期的影响,只重视两三年就能出成果的项目。有鉴于此,让装备、资金落入政府口袋的同时,也要让技术、收入、管理等真金白银落入百姓的口袋,实现通路、通电、通水、通学的小确幸的目标。刚刚闭幕的厦门金砖峰会留下了一句金句,“文化是砖与砖的黏结剂”,它提醒我们注意文化对输出的作用。古丝绸之路是一个文化符号、合作的图腾或者说是贸易的吉祥物,是沿线国家延续千年的活灵魂,具有广泛的亲和力、深刻的感召力,能够产生共同的语言,加深彼此的感情。有鉴于此,对“一带一路”项目的推介要以通俗易懂的文化符号来突出项目、造福民众、利于民生的价值,让抹黑中国的新殖民主义的论调没有市场。 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原院长




联系我们
网站技术支持:青岛城市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鲁ICP备14005546号-10